当前位置:H文首页 > 【同事的美丝】 > 正文
【同事的美丝】

【同事的美丝】

  

  我在一家地产策划公司工作,虽说薪水不高,但是公司美女绝对的多,所以
也就将就了,我的工作是办公室司机,所以平时出车跟美女们在一起的机会还是
很多的,尤其到了夏天,更是大饱眼福。

  转眼到了6 月份,公司新来了一个办公室文秘,叫杜云,长相一般,可身材
不错,尤其是那双美脚,真叫人受不了。因为公司的办公室少,所以办公室主任
就在我的桌子对面又搭了个组合台子,因为现在这种组合台子下面都是通的,所
以我经常偷看她那双高跟美脚,美不胜收啊。因为我是司机,又跟她对桌,还经
常一起出去,所以时间长了慢慢就熟悉了,她是外地人,所以我也经常帮她点小
忙,她对我也很感激。

  那是一天中午,公司北京的客户来了,中午主任在酒桌上喝了不少,硬是叫
我替几个,没办法,咬着牙喝了几个,带着几分酒意就回来了,看到杜云正趴在
桌子上睡午觉,那双美脚伸到我这边的桌子底下了,我心想正好,这回可以好好
看看了,于是我往自己的椅子上座了下来。杜云今天穿了一双水晶丝的长袜,一
双碎花凉托,看的我马上就心动了,真想让她帮我丝交,想着想着,JJ不由得硬
了,于是我也不管那么多了,借着酒意,蹲下去摸她那双让我想入非非的美脚,
就算让她发觉了,我就说我捡东西,也没扫描大不了的。

  于是我弯下腰,我轻轻的摸上去,真滑啊!我又轻轻的摸了摸几个脚趾,不
由得更兴奋了。于是再也控制不主自己了,蹲到了下面,轻轻把杜云的一只脚捧
了起来,放到了我的膝盖上,我的心也怦怦的跳了起来,我轻轻的抚摸着,慢慢
把鞋子拖下去,终于这只完美的丝脚握到了我的手里。我把鼻子凑近,用力的闻
着,有一股淡淡的脚香和一股皮革的味道。杜云好像睡的很香,一直没有醒,我
的胆子更大了,把脚趾放到嘴里吮吸起来,不一会丝袜被唾液弄湿,贴在了脚趾
上,杜云好像也轻轻的哼起来了。

  这时候酒精的作用好像越来越大了,又听到杜云的哼哼声,我好像也控制不
住自己了,我座回到自己的椅子上,把裤链拉开,把早已涨大的JJ掏了出来,双
手捧着杜云的丝袜香脚,把JJ放在上面摩擦起来,JJ在那只香滑的美脚上摩擦着,
一种快感马上传遍全身,于是我把她另一只脚也抬了起来,把鞋子脱掉,索性让
她两只丝脚夹着我的JJ,我的JJ不停的在两只丝脚上抽插,可能湿因为动作太大,
杜云被惊醒了,她愣愣的看着我,好像一时还没反映过来我在干什么,大约过了
四五秒钟的时间,她才大概知道一点,因为桌子高,而她的双脚是在桌子地下夹
着我的JJ的,所以她大概也就是感觉到我在干什么,于是她的脸马上就涨红了,
紧张的不知所措,双脚一个劲的往回收,我哪能让他收回去,再说怎么也让她知
道了,我索性紧紧的拉着她的肉丝脚,JJ加快了摩擦的速度,杜云当时难为情到
了极点,我说:「你别乱动,要是别的屋子里的人听见咱们这屋子动静大进来看
你不是更没面子,以后你还怎么在这呆着,我只是喜欢你的丝袜脚,不会乱来的。」

  她好像被我这句话说中了,便不在往回收脚了,只是低着红红的脸,小声问
我:「你什麽时候才能停,马上就上班了。」我说:「马上,我射在你丝脚上就
停了。」

  杜云说:「那你快点,别一会叫人看见了。」我说那你就好好配合我吧,杜
云轻轻的点了点头。我说你把两只脚夹住我的JJ,上下动,我就会很快完事了,
她顺从的照办了,轻轻的把两只脚夹住JJ,上下轻轻动起来,一种酥麻的感觉像
电流传遍全身,弄了一会后,我感觉好像要出来了,我把她的一只脚捧了起来,
在后脚跟的位置上,把丝袜拿剪子剪了一个口子,把JJ插了进去,让JJ在丝袜和
脚之间摩擦,把另外一只脚放在我的奶头上摩擦,于是我一只手拿着一只脚在我
自己的奶头上摩擦,嘴添着小腿,另一只手拿着那只丝袜上剪了口子的脚,JJ使
劲的抽插,终于感觉JJ一麻,一股浓浓的JY,全射在她的那只剪了口子的丝袜里,
射完后,JJ没有拿出来,还是继续的在那只丝脚里摩着,把她刚才摩我奶头的那
只丝脚也拿了过来,放到了那只射满JY的脚上玩,不一会杜云的两只丝脚底就全
是我白糊糊的JY了,我索性把JJ放在杜云的小腿上,把残留的JY全部都抹到她的
小腿的丝袜上了,这时候,下午上班铃响了,我赶紧把裤子提好,把衣服整了整,
杜云把那双沾满我JY的丝袜也赶紧脱下来,揉成一团,放在自己的抽屉里,我对
她说,我一会出去再给你卖一双吧,她说不用了,这时候主任正好叫我出车,于
是我赶紧的出去了,一下午都在回味着中午美妙的感觉。就再我想着想着,我的
手机突然响了,我一看是杜云来的电话。

  我一看是杜云的电话,心里未免打开了小鼓,是不是为中午的事情耿耿于怀,
那也要接啊,于是我清清嗓子接了电话,电话那头传来了杜云焦急的声音:「李
哥,我求你点事情。」我说:「那你说吧。」杜云带着焦急的口气说了起来:「
我奶奶病了,你能不能送我去乡下一下,我要坐汽车晚上就没有了。」我一听只
是这等小事,马上就答应下来,我问:「你几点走啊。」她说下班后就可以。于
是下班后我把车开了出来,拉着她去了她的老家,其实她老家不远,只离我们市
大概30公里,但是要是坐长途汽车去就很不方便。她好像很着急,因为平时她也
和我说过,她父母离婚,从小是她奶奶把她带大的,她和她奶奶有着深厚的感情。

  到了她乡下的家门口,杜云就急着跑了进去,我也赶紧跟着进去看看,这时
她的很多叔叔婶子已经在了,仔细一问,原来是心脏病犯了,不过已经没事了,
杜云一看没事了,也就不那么着急了,这时她的那些叔叔婶子问,这是不是你男
朋友啊,杜云忙说不是,她的叔叔婶子们笑着说还不承认啊!我一听心里倒是很
高兴,这时她的亲戚们说既然来了就在家吃饭吧,这时杜云在看我,我一想反正
回去也要吃,于是点头答应。席间酒是少不了喝的,加上他们都误会我是她男朋
友,大家都和我喝开了,不一会酒精就上头了,走路也摇摇晃晃,杜云说不行就
在我奶奶家住一晚吧,明天早起在走,我也想和奶奶说说话,我想也只好这样了,
反正也开不了车了。

  乡下的土炕很硬,加上喝的散酒质量也不好,弄的我一直想吐也吐不出来,
翻来覆去也睡不着,就站到院子里,一看院子里晾着双后脚跟缝过的丝袜,我估
计是中午被我弄的那双,我心想,这丫头真是艰苦,这都不舍得扔,不过一想起
中午的事情,我的JJ马上又涨了起来,便从裤子里掏出来,把丝袜拿下来套在JJ
上弄,可能是因为喝酒的过,弄了半天也没出来,反而弄得JJ又涨又痛,我一想
豁出去了,在她家她也不敢不从我,于是我对着杜云和她奶奶住的那间北屋喊道
:「杜云,能不能给我拿点水,我很难受。」杜云一听我喊她,马上就从屋子里
出来,轻轻的把房间门带上,看来她奶奶已经睡觉了,她拿着一碗水朝我走过来,
因为院子里黑,她走到我跟前的时候才看到我露在外面的JJ和套在上面的丝袜。

  她一惊,拿在手里的一碗水掉在了地上,这时她奶奶被惊醒了,问:「云,
什麽事情?」杜云赶紧回答:「没事,碗碎了,您睡觉吧,我给李哥倒点水。」

  我一看她果然不敢怎么样,于是上前一把抱住了她,套着丝袜的JJ顶在了她
穿着真丝裙子的小腹上,虽然套着丝袜,也能感觉她的真丝裙子丝质是那么好,
我双手搂着她的腰,JJ使劲的顶着、蹭着,杜云红着脸低着头,大气也不敢喘,
我一看这胆子更大了,把JJ顶在了杜云的底下,杜云小声直说不要,我说那怎么
办,我都是因为你才成这样,你也不能让我这么难受吧,她一听我这么说,她小
声说倒:「我今天不方便,咱们进屋我用手帮你弄吧。」我一想也行,于是就回
到了我住的屋子,我往床上一躺,先脱光了我的衣服,那根套着丝袜涨红的JJ格
外的起眼,杜云的脸更红了,我说来吧,我涨坏了,这都是你造成的。杜云羞涩
的坐到我身边,用小手轻轻的上下套弄,可是套弄半天一点SJ的欲望也没有,我
说你这样非把我弄出毛病来,她说你中午不是喜欢这样吗,我说我中午喝的是茅
台,晚上喝你们村的散酒,能一样吗。她说那怎么办,我说你用嘴弄吧,要不然
肯定不行,她显然是在犹豫,我说来吧,要不一会你奶奶醒了看你没在还不倒这
屋子找你啊,她好像是被这句话说中了,小声的说:「你洗洗它吧。」我马上说
我都喝成这样了,你帮我洗洗吧。杜云看我好像真的不行了,转身走了出去,一
会拿着一个大碗进来了,里面是温水,我还是第一次被一个女孩拿着碗温水洗JJ
呢,杜云坐到我身边,把我拉了起来,把JJ放到碗里,我看着杜云的小嫩手在碗
里洗着涨红的JJ,性欲一下子冲到头顶,她轻轻的洗着,我感觉马上就爆发了,
于是我赶紧把JJ缩回来,把她的头按了下来,她开始还有点抵抗,不过我的JJ在
她的嘴唇上顶了会,她也就慢慢的张开嘴把JJ含了进去,瞬间一股暖滑的感觉包
围了JJ,实在是美妙无比,不过杜云的动作明显笨拙,不过正式这种笨拙却愈发
刺激着我,JJ在她嘴里上下的抽插着,一下比一下更涨大,更粗硬,大约弄了10
几分钟,实在是感觉忍不住了,我想这样就SJ也太没创意了,于是把丝袜又拿了
过来,把脚趾的部分撕了一个洞,我把JJ从杜云的口中拿出来,把丝袜套了上去,
把头露了出来,杜云满脸疑惑的看着我,我说我喜欢这样,她虽然是疑惑,但是
也没说什麽,就把套着丝袜的JJ含进去,因为JJ套着丝袜,可是头却露出来,在
口腔里摩着,丝袜被口水弄湿,贴在了JJ上,那种感觉太舒服了,希望朋友们有
机会试一试,于是这样不到一分钟,一阵麻麻的感觉传来,我使劲的按着杜云的
头,JJ顶在喉咙处,一股JY喷发出来,可能是因为太刺激,JY比平时多很多,大
约S 了20多秒,杜云呢,只是闭着眼,嗓子发出哼哼的声音,等我我把套着丝袜
的JJ拿出来,只见丝袜上满是JY,头上还在往外流,于是我把杜云拉过来,把JJ
顶在她的真丝裙子上,把上面的JY全都抹在了她的裙子上,心里不由得更满足了,
等我弄够了,杜云则赶紧把嘴里的JY吐在刚才洗JJ的碗里,我一看,好大一滩,
我想杜云刚才肯定很难受,她说李哥你睡觉吧,我说你帮我在洗干净,要不底下
粘粘乎乎的怎么睡啊,于是杜云拿着那只碗又打来了一碗温水,把套在JJ上的丝
袜拿了下来,把已经缩小的JJ放在碗里洗了起来,然后用毛巾擦干,轻轻说,这
回李哥你睡吧,我点点头,确实是累了,昏昏睡去。

  早上杜云早早的把我叫起,她奶奶已经做好了早饭,乡下的饭很香,城里是
吃不到的,吃完饭开着车拉上杜云,往公司驶去,想想真是惬意的一晚,杜云在
旁边坐着一句话也不说。等拉着杜云回到公司,刚进办公室的门,连口水还没顾
得上喝,办公室的门就被推开了,这时只听见一个声音说道:「李晓鹏,跟我出
去一趟。」说这话的是公司的策划总监吴京梅,容貌没得说,身材也是一级棒,
上海复旦大学的高材生,可是人非常傲气,尤其看不起我们这样的后勤人员,我
对她早就不满,但是人家官大,咱也惹不起,只能等有机会在收拾她,不一会拉
着她来到了一家还未建成的高层楼盘前,她下车径直走了进去,说实话,做为司
机,等人是很正常的事情,可是这回倒好,从上午一直等到她下午5 点了,我心
里这个气啊,心说:「贱货,总有一天让你10倍还回来。」正想着呢,只见吴京
梅和两个男的走了出来,估计是这家楼盘的高层人员,他们一上车,吴京梅对我
说:「小李,去渔人码头吃饭。」我心说:「你个贱货,让我等这么长时间连个
歉意也没有。」酒席上,为了做生意,酒是少喝不了,不一会两瓶国窖1573已经
见底,都显高,饭后去唱歌,啤酒又是好几打,这时候吴京梅已经醉的很了,话
也说不利落了,我看她这模样,心里高兴啊,喝死你,不由觉得挺解气。散场的
时候已经快1 点了,等从歌厅出来,吴京梅连道也走不了了,只好我扶着她的腰,
第一次离得那么近,她身上的那种香水味很特别,闻的我很是性起,等走到车跟
前,我借着扶她上车的机会,在她那饱满的乳房上捏了几捏,一句话,弹性真好,
上车直奔她家,她家以前我是去过的,只不过没进去过,不一会到了她家楼下。

  好不容易扶她走到门口,从她包里掏出钥匙开门进去后我才知道什麽是有钱
人,光是客厅里的那台三星液晶电视就要我一年的工资了,我心说这娘们一年能
挣多少钱啊?等扶她进卧室,放她到床上,帮她脱了鞋,她那双丝脚不由让我眼
前一亮,薄薄的丝袜是那么有质感,连脚指甲都染了淡绿色的指甲油,我忍不住
用手摸住她的那双丝脚,轻轻的用大拇指揉着她的脚底,底下的JJ也跟着涨了起
来,可是我一想,不行,毕竟是领导,这娘们又那么厉害,唉,还是走吧,于是
转身走了出去,正要出门的时候忽然看见她卫生间里的洗衣机开着门,我心想既
然弄不成你,拿你两双丝袜回去自己爽爽也行啊,我在洗衣机里一找,果然有两
双穿过的,一双肉色的,一双是黑色的,不由得马上兴奋起来,拿起那双黑色的
使劲闻起来,一股脚香穿入肺腑,JJ马上涨硬起来,我想她也醒不了,便把裤子
脱了,把那双肉色的丝袜脚趾部分套在JJ上,剩下的丝袜一圈一拳的缠在JJ上套
弄起来,那双黑色的用鼻子使劲闻着,不一会就有了SJ的感觉,我这时好像已经
被欲望冲昏了头脑,什麽也顾不得了,怎么也这样,又是在她家,放着现成的大
活人不用,用这个打飞机。我便把丝袜从JJ上拿了下来,在卫生间脱光了衣服,
径直朝吴京梅的卧室走去。

  推开卧室门,看她还在睡着,我便坐到床上,捧起她的丝脚一边抚摸一边闻
了起来,她的脚保养的很好,透过丝袜都能看到她白白嫩嫩的脚,这时我的JJ更
硬了,于是把她的脚趾放到嘴里吮吸起来,吴京梅好像也被渲染了,嘴里不由得
轻声哼起来。我的欲望也就随之强烈起来,于是拿起她的脚把我的JJ夹起来,用
她的香丝脚上下帮我套弄。只两三分钟,SJ的感觉就来了,这回我知道我是忍不
住了,于是我赶紧趴到她身上,用她的大腿夹住JJ,只抽插几下,便OVER了,全
部射在她大腿的丝袜上,然后把JJ上还在往外流的JY全部都抹在她的脚趾上,这
才停下。看着她大腿丝袜上一大片我白糊糊的JY,心想总算报了个小仇,看你以
后还敢不敢在爷面前耀武扬威的。歇一小下站起来去卫生间洗了洗,又拿着纸巾
把她腿上的JY擦干净,正准备走呢,可是一看她绯红的脸瑕,高挺的双乳和一股
股钻到我鼻子里的香水味道,我又来了情绪,怎么爷玩了你一次了,就不在乎多
玩你一次。我便把她抱起来,脱了她的上衣和裙子,又把她的真丝衬衣脱了下来,
她的真丝衬衣手感真好,一定不便宜,又满是她的体香,于是我便把她的衬衣包
在JJ上套弄起来,另一只手把胸罩解下来,没想到她的小奶头只有黄豆粒大小,
粉红粉红的,爷先尝尝在说,便吮吸起来,真是天下之极品,于是我一边吸着小
奶头,一边用她那充满体香的真丝衬衣套弄着JJ,另只手伸进她的内裤里,玩了
一会,实在忍不住了,我心一横,把她的的丝袜和内裤全脱了下来,这时的吴京
梅赤身裸体的暴露在我面前了,我想爷这是报仇,也是给你做好事,便压到她的
身上,把她的两腿分开了,把JJ顶了进去,吴京梅也啊的一声叫了出来,用嘴咬
住了手指,但是我弄了两下后,感觉里面非常干,弄的JJ有些疼,这时我忽然看
到床头放着一瓶玫瑰精油,我想这下好了,于是把JJ抽出来,把半瓶精油倒在上
面,剩下的半瓶倒在吴京梅的YD里,这下OK了,大幅抽插起来,吴京梅也跟着哼
起来,大概因为是太兴奋,只弄了一小会,SJ的感觉就来了,赶紧拔出JJ,拿到
她脸上,捏开她的小嘴,放了进去,吴京梅大概醉的太利害了,什麽也不知道了,
竟在嘴里吮吸起来,那种麻酥的感觉真是不能用言语表达,不多几下,我便全S
在她的嘴里了,可能太多,她又含着JJ,呛的她直咳嗽,在她嘴里又放了一会,
我才有些不舍的把JJ拿出来,又在她脸上蹭的干干净净,我才罢休,看着她嘴角
溢出的JY,慢慢流到了她的头发上和玉颈上,我心里一阵满足,心想爷也报仇了,
咱们就算一笔勾销了,便躺到了床上,本来想缓一下就走人的,可能是因为累了,
没想到竟睡着了。

  大约早上的时候,被一阵疼痛的感觉弄醒了,睁眼一看,原来自己已经在床
下,头磕在床头柜上。吴京梅则用被子裹着身体在床上哭,原来是被这个娘们踹
了下来,她一边哭一边骂:「你个流氓,混蛋,我一定要你受到法律制裁!」我
本来头被磕了一下就很疼,加上她还骂我,不由得怒火攻心头,一下子从地上坐
起来,站到她的面前,伸出左手抓住她的头发,右手顺势给了她两记耳光,同时
说道:「你个贱货,当了婊子还想立牌坊,不是你昨天晚上舒服的时候了,我告
诉你,想整我我陪你到底,我的命不值钱,闹起来看谁倒霉。」吴京梅被我这种
举动吓得也是一时不知所措,可能她从来也没受过这样的侮辱,现在也不知道该
怎么办好,只是惶恐的看着我,并委屈的哭着,这时裹在她身上的被子已经落下,
我俩同时都是赤身裸体,她这么一哭,胸前的一对美乳不停的抖动着,很有一些
让人怜悯的美感,我这时也忘记了头部的疼痛,只觉得一阵快感袭来,JJ不由自
主的挺拔起来,吴京梅也发觉了,惊慌的看着我,同时把被子又裹在身上。

  我一步上前,一把拽掉她的被子,把她翻转过去,屁股抬高,吴京梅惊恐的
问道:「你想干什么,你放开我!」我说道:「我想干什么你一会就知道了,你
不是想让我受到法律制裁吗,反正我也没好了,但是你也别想好过,爷跟你鱼死
网破了。」说着便把已经涨硬的JJ对着她的后庭花扎了进去,她则左右抖动着屁
股反抗着,我一看这样我也弄不了,便把她的丝袜拿过来,把她的双手翻转到背
上,用丝袜把双手紧紧的绑了起来,同时说道:「你在反抗爷就弄死你,反正也
没人知道。」她好像被我这句话吓倒了,加上刚才我对她的态度,吴京梅一时也
不怎么反抗了,于是我便顺势把JJ插进她的后庭花,这时只听吴京梅一声痛苦的
声音,同时用嘴紧紧咬住枕头。我很艰难的抽插了两下,实在是不行,因为她的
屁眼里太涩,一点快感也没有,反而弄的JJ疼的很。我突然转念一想,昨天在她
的浴室里看到一瓶进口的浴液,应该管点用。于是我跑到浴室拿着浴液返回来,
吴京梅这时被我用丝袜反绑着双手,头趴在床上,屁股高高的撅起,看到我跑出
去又返回来,头则吃力的扭过来看,当她看到我把浴液拿过来,眼神更是惊恐,
因为她不知道我今天会把他怎么样。我又重新把JJ插进她的后庭花,但是只插进
一半,把浴液倒在露出的另一半上和吴京梅的屁股沟里,然后抽插俩下,然后再
拔出一半,再倒一次浴液,再抽插俩下,反复几次后,终于如鱼得水,便大力的
抽插起来她的屁眼,吴京梅这时反过头来,愤恨的看着我,嘴把枕头咬的更紧了,
喉咙里不断发出痛苦的声音,我看到她这样反而更是兴奋了,更是加大抽插的力
度,次次到底,同时说道:「怎么样,滋味好不好?」这时突然感到一阵超快感
袭来,知道自己要SJ了,更是加快了抽插的速度,终于顶不住了,于是便把JJ整
条顶到头,一手用力的拉着她的肩头,一手搂着她的腰,全射在她PY里,我又抽
插几下,累的瘫倒在床上。吴京梅这时还保持者刚才的姿势,头埋在枕头里,呜
呜的哭着。我稍微歇了一下,起身站起来,把衣服穿好,对着她说:「你好自为
之,你要怎么弄,随你的便,我奉陪你到底。」说完走了出去,吴京梅这时也不
看我,还在那低头哭泣着。等出了门,坐在车上,我的心里开始不安起来,万一
这个娘们要告我,我岂不是毁在她手里了,我还这么年轻,可不想坐牢啊!!!!!

  回到公司后,心里一天都忐忑不安,也没见到吴京梅来,我想这个娘们是被
我弄得起不来了,想到这,我心里稍微有了一点安慰。坐在我对面的杜云问道:
「李哥,你是不是又心事啊,咱们一天看你心神不宁的。」我说:「没事,昨天
跟客户喝多了,今天身体不怎么舒服。」杜云说到:「李哥,我帮你到点水吧,
要不你今晚去我那吃饭我给你赶点面吃。」听到这话我心里不由得感到一阵暖意,
心想这丫头做老婆还是真合适,挺懂得体贴人。但是又想到那烦心事,也就没心
思去了,我对杜云说:「没事,我今天就不去了,早点回家睡觉,你就别担心我
了。」杜云说好吧,李哥你自己多照顾你自己。等回到家躺在床上还是心神不宁,
想着想着句睡着了。

  过了几天,也没见发生什麽事情,心里也就逐渐的平静了,吴京梅也正常的
上班了,但是每次看到我,都是避开我的眼神。我心想这娘们也就这样,看来她
也不敢声张。又过了一阵,公司开会,总经理宣布吴京梅因为工作出色,被提拔
成公司的常务副总经理,除了继续主抓公司的策划工作,还主管了后勤和业务的
工作,我晕!!这一下不成了我的顶头上司了。因为主管后勤的副总是直接管理
办公室的工作的,这回要是想整我那不易如反掌。果然,第二天吴京梅就召集办
公室全体人员开了她上任后的第一次会议。主要是针对办公室的一些问题和一些
规定的改革。其中包括公司的车辆不允许司机在开回家,每次出车要有出车单,
公里补助要下调,但不包括公司的领导的专职司机,我一看这只是针对我和办公
室的另外一个司机小吴,小吴是农村来的,自然不敢说什麽,办公室主任老周是
个老好人,更不会反驳自己的顶头上司,我心里当时那个气愤,后悔那天没真杀
了她。接着吴京梅又说道,办公室的个别司机自由散漫,一点也不遵守劳动纪律,
从今后,公司实行打卡,迟到一律扣工资,因为司机工作本来就没点,不跟别的
部门一样,有时候要弄到晚上一两点,所以以前迟到会办公室主任是不会说什麽
的,好啊,你这时往死里整我啊!你不让我好,我也不会让你好过。

  等散了会,我越想越气,便径直朝吴京梅的办公室走去,心想,事已至此,
拼了。走到她办公室门前,她的秘书问我找吴总什麽事情?我说我汇报点工作,
在提点自我批评。因为平时跟她秘书也很熟,也就没多问我,我敲开门,同时把
门关严,吴京梅见我进来,倒是很以外,她翘着二郎腿,坐在那真皮的老板椅上
颇有得意的问我:「你来干什么。」同时像是在说,小子,你老实了吧。我二话
没说,走到她跟前,一把把她拽了起来,反过她身体,把她压在老板桌上,因为
她是反身被我压在老板桌上的,所以看不到我的表情,只是非常惊恐的小声说道
:「李晓鹏你想干什麽,这可是在公司。」我愤愤说到:「你个贱货,你真是狠,
往死里逼我啊!我早就说过,若急了我咱们就鱼死网破。」说话间把她的裙子提
上去,吴京梅则拼命的反抗,我说:「你在闹大点动静,让别人都进来看看你这
副丑态,看你以后怎么在公司呆着。」说着便把她的丝袜和内裤拉到她的膝盖处,
同时把自己的裤子和内裤脱下来,把已经涨起的JJ从后面插了进去,随着吴京梅
啊的一声,JJ已经是整跟到底了,这时也不管里面滑不滑了,只是用力的抽插着,
吴京梅这时趴在桌子上,小嘴咬着衣服袖子,也不敢大声的哼,我则在后面用力
的干着,我想刚才你多牛啊,就差指着我的鼻子说我了,这会你怎么没有刚才的
牛气了,吴京梅这时叫也不敢叫,喊也不敢喊,只盼着我快点完事,突然有人敲
她的办公室们,我心里也是不由一惊,吴京梅更是惊慌到了极点:「谁……谁…

  …啊?」吴总,有您的传真,给您送进去吧,等……等……等会吧,我这还
……

  还……有点事情,因为她正被我干着,自然说话不利落。外面的人好像也感
觉奇怪,但是老总说了,也就不敢多问了,我心里更是得意,你个贱货也有这下
场。

  我一边更用力的干着,一边问她:」你以后还敢不敢这么整小爷?说。」她
的YINCHUN 则已经被我弄的肿胀起来,我更是加快了抽插的速度,这时吴京梅哼
哼的说道:「我不敢了,你放过我吧。」大约又弄了几十下,我也感觉要SJ了,
便使劲的顶到头,双手搂着她的腰,一股一股的JY全S 在她的花心深处,我坐到
了她的老板椅上,把吴京梅的身体转了过来,吴京梅这时急着腰把裙子和丝袜提
起来,我则把她的双手拽住,我要等JY全部流出来。这时她的下体全都暴露在我
面前,她当时真是羞愧难当,等到她YD里的JY留了出来,吴京梅转身要拿纸巾去
擦,我这时又拽住她的手,看着我的JY漫漫的全部流到她的内裤上和丝袜上,等
流完后,我用手把白白JY全抹到她的小腿的丝袜上,我才罢手,这时我穿好衣服,
吴京梅则哭了起来,我说到:「以后你别跟爷过不去,要不没你好,听见了吗。」

  我这才大摇大摆的走出去,等出了门,外面的秘书们都在看我,心想一个司
机跟一个副总在里面怎么呆了那么长时间?」我面带胜利的微笑缓步往我办公室
的方向走去,这一次算是制服她了,但是以后不知道还有什麽样的困难等着我!!!!!

返回H文首页 | 上一篇:【童年的游戏】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