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H文首页 > 【寨王的猎物】【完】 > 正文
【寨王的猎物】【完】


  内容提要

  啧,虽然他从抢匪手中救了她,让她很感动!但是也不用一直「吃」她的嘴吧?如果他饿了,她可以买东西给他吃啊!不过他真的是个好人喔!非但愿意带她回家,还说要带给她「快乐」……呃,他的「家」很奇怪咧!而且大家都叫他「老大」——厚,原来他竟然是个山寨头头,而且他说的「快乐」也和她想的不一样,让她觉得好害羞,又好痛好痛……唉,喜欢一个人是不是就要「痛」一下?

  否则为什么当她听见他已经有了未婚妻,心也会觉得好痛好痛……

  楔子

  她才不要嫁人呢!

  所以,她决定逃婚!

  趁着月黑风高,苏绛儿拧着蓝色小包袱,慢慢的,小心的……,打算钻狗洞溜出去!

  这个隐藏在浓密草堆间的狗洞是她不小心发现的,而且大小刚刚好让她娇小的身子钻过去。

  嘿咻、嘿咻……

  她伏低身子慢慢地爬,小心地扭腰,在洞穴压住肚子时,深吸一口气,缩小腹,然后快速俐落地爬过去。

  很好,通过小腹,就剩下最简单的小屁股了。幸好人家的小屁股不大,轻松地穿过狗洞,再慢慢爬、慢慢扭,整个身躯总算完全脱离狗洞。

  「呼!」苏绛儿松了口气,站起来,随便拍了拍身子,不管精致的鹅黄衣裳早被磨破多处,就连细嫩的手肘也不小心给磨破皮。

  无所谓,衣服可以换,破皮也只是小伤而已,现在最重要的是赶快离开这里,天快亮了,再不走就要被发现了!

  沾着泥土的小脸蛋得意地笑了笑,皱皱俏鼻,捡起地上的蓝色包袱拍了拍,转身面对着家里墙壁。

  「爹、娘,绛儿出去玩罗!等你们打消把我嫁出去的念头,我才要回来!」她对着墙壁吐舌,古灵精怪的水眸淘气地转了转,她才十七岁,才不想那么早嫁人呢!

  尤其,她未来的夫婿还是一直被她视为兄长看待的严大哥,她更不愿意了!

  可是,爹爹却要她嫁人,全然不顾她的意愿,一点都不像平时宠她的爹爹,就连娘也不帮她。

  哼!没关系,他们要逼她,她总可以溜吧?

  早在前几天她就打算好了,她要玩遍大江南北,吃遍各地美食!

  抱着包袱,苏绛儿沾满泥土的小脸开心地笑开,再看了住了十七年的家一眼,转身快步离开。

  呵呵,她开始期待未来的旅行了。

  第一章

  为什么完美的旅行会变调呢?

  苏绛儿惊恐地看着挡在前头的土匪,不明白自己为什么这么倒霉,遇到这种事。

  明明,她很聪明的女扮男装,还扮成很穷很穷的书生模样,一看就知是没有钱的穷光蛋,为什么还是会遇到抢匪?

  抢匪不是都抢有钱人吗?她明明一副穷酸样呀!

  「我……我没有钱!」紧抱着放着身家财产的包袱,苏绛儿害怕地看着前头几名凶神恶霸,吓得泪珠子在眼眶里打转。

  「少罗嗦!把你手上的包袱拿来!」一名脸上满是胡子的大汉拿着大刀,不屑地看着眼前的软弱书生。

  「不行!」苏绛儿用力摇头。

  「这包袱是我仅有的财产,求求你们,别把它抢走。」要是没有这包袱,她未来的旅行要怎么过活?

  「想保住命就拿来!不然的话……」大汉阴阴狠笑,挥着手上的大刀。

  「我不介意砍掉你的头,再拿包袱!」

  「不!不要!」苏绛儿吓得赶紧护住自己的脖子,她怕死呀!

  「好、好嘛!包袱给你嘛!」

  「老大,这书生长得还真不错,细皮嫩肉的,应该可以卖个好价钱!」这年头有钱人家的大爷,有的就是喜爱白白净净的男倌,听说尝起来的滋味可不比女人差。

  「这……」胡子大汉摸着下巴,看着苏绛儿清清秀秀的模样,点了点头。

  「不错!是可以卖个好价钱。」

  耶?他们在说什么?

  苏绛儿瞪大眼,觉得情况似乎有点不对劲,她抖着脚,吞了吞口水,趁他们说话的时候转身就跑。

  「妈的羔子,你这小子竟敢跑!」见苏绛儿溜了,几名大汉迅速追了上去。

  「记住,要活捉。别伤了这小子,这样才能卖钱!」卖钱?!听到后头传来的嚷嚷,苏绛儿吓死了,跑得更加卖力。她才不要被卖掉,救命啊!谁来救她啊?

  「哇!」突然,她被一个突起的树根拐到脚,整个人狼狈地往前扑倒,头上的帽子随着她的动作滑落,一头柔顺的黑发披散而下。

  完了!苏绛儿的心顿时发凉。

  看到苏绛儿的头发,后头的土匪也跟着一愣。

  「老大!没想到这长得像娘们的小子竟然是女的,而且长得可标致了。」一旁的小喽啰贪淫地吞口口水,一对眼珠子不停在苏绛儿身上溜转。

  胡子大汉也用淫秽的眼神直瞧着苏绛儿,伸舌舔了舔厚唇,「这娘们是我的,等我玩过了再给你们。」胡子大汉邪笑着,边脱衣服边走向苏绎儿。「小娘儿们,你就乖乖的,老子会让你舒服的。」「不要!」苏绛儿撑着手肘往后爬,「你们要包袱给你们,求求你们放我走……」「嘿嘿!现在我们不只要包袱,连你的人我们也要,先在这里玩玩,玩够了,再带你回山寨,我那些兄弟们一定会很高兴的。」胡子大汉的话让苏绛儿吓得手脚发冷,她不停摇头,眼眶儿红了,泪珠子不断下掉。「不要……救命!谁来救我……」「别怕,待会我会让你舒服地直叫哥哥。」胡子大汉放声大笑,脱下裤子,朝苏绛儿扑去。

  不要!

  苏绛儿闭上眼,吓得放声尖叫,谁知另一个凄惨的叫声却盖过她的声音,让她一愣,下意识张开眼。

  只见原本要扑向她的胡子大汉竟倒在地上,胸口插着一只箭,鲜红的血不停从伤口溢出。

  「啊!」第一次看到死人,苏绛儿吓得惊喘,心脏缩紧,小脸惨白得不见一丝血色。

  迅速地,几只箭矢纷纷射向剩余的土匪,他们根本来不及反应,立即睁眼倒地,身上的血染红了黄土。

  苏绛儿怔怔地看着眼前几具尸体,脸色更白,连唇瓣也跟着发白。

  「还活着吧?」一名黑衣男子来到她面前,手上拿把银色长弓,身上背着箭袋,低头看着她。

  苏绛儿没有回话,只是傻愣愣地看着来人。

  莫言浪皱了皱眉,见她傻了,他也懒得理会,转头看了地上的尸体一眼,弯身从胡子大汉的身上搜出钱袋。

  反正死人是用不到钱的,放着也是浪费!

  将钱袋放入怀里,再瞄了苏绛儿一眼,见她仍然呆傻,浓眉挑了挑,「喂!

  你该不会是昏了吧?」

  「哇——好、好可怕,尸体……血……呜呜……」苏绛儿吓得放声大哭,眼泪不停往下掉。

  突来的哭声吵得莫言浪皱眉,见她没事了,他不在意地耸耸肩,转身就要离开。

  「呜……」见他要走了,苏绛儿赶紧抓住他的衣摆。「你、你要去哪?」莫言浪停下脚步,看了抓住衣摆的手一眼,再抬眸看向那张哭红的脸蛋。

  「我跟你没熟到需要告知去向的地步吧?」

  「可……可是我好怕,你不要丢下我一个人。」吸吸鼻子,苏绛儿好不可怜地瞅着莫言浪。

  「这不关我的事,你自己解决。」抓回衣摆,莫言浪不理苏绛儿,转身就要离开。

  「不要!」这次苏绛儿抱住他的腿。

  「人家会怕啦!不要丢下我一个人啦!呜……」莫言浪再次停下脚步,眯眼看着抱住他腿的女人。「你就不怕我跟地上这些土匪一样,把你奸了再卖掉吗?」他的话让苏绛儿愣了愣,怯怯地松开手,不敢再抱他。

  莫言浪淡淡一哼,转身,踏步……

  「呜……」身后却传来细细的啜泣。

  他皱了皱好看的剑眉,不予理会,再往前走几步。

  「呜呜……」

  莫言浪停下脚步,受不了地吁了口气,转身看向坐在地上的女人。

  只见她好不可怜地低着头,长长的黑发披散着,小小的身躯不停抖着,细碎的哭声不断传出……「喂!你哭够了没?」苏绛儿怯怯地抬起泪眸,像只可怜的小兔子,唇瓣紧紧抿着,红红的泪眸瞅着他,晶莹的泪珠如断线的珍珠不停往下坠落。

  这惹人怜爱的一幕,任谁都舍不得真的丢下她离开,就算莫言浪向来不爱管闲事,可也无法把她一个人丢在这里。

  皱紧眉头,他不耐烦地看着她,「不想一个人待在这里就起来。」苏绛儿赶紧站起来,可右脚一使力,她忍不住轻叫出声。

  「好痛!」紧皱着眉尖,她疼得泪花垂在眼角,轻轻一眨,便如露珠般轻坠。

  「怎么了?」苏绛儿又坐回地上,莫言浪挑眉问道。

  「我右脚好痛。」苏绛儿怯怯出声,怕他丢下她,急忙又要起来。「你别丢下我,我马上起来啊……」一动到右脚,她又疼得轻叫,小脸全皱在一起,眼泪因疼痛又再度汇聚,流下脸颊。

  「麻烦!」翻了个白眼,莫言浪走向苏绛儿,在她面前蹲下,伸手抓住她的脚,粗鲁地帮她脱下鞋袜。

  「啊!」他……他怎么可以脱她的鞋子?这样不行呀!

  苏绛儿想缩回脚,却敌不过莫言浪的力气,反被他狠狠一瞪。

  「干什么?」

  「没!」苏绛儿赶紧摇头,怯怯地缩着肩膀,不敢再反抗。

  瞄了她一眼,莫言浪轻撇嘴角,不理她,把她的白袜脱下,只见雪白的脚踝红肿,后脚跟肿了起来。

  苏绛儿烫红着脸,默默看着抓着她脚的黝黑大手,在他的手上,她的脚显得好小,他的肌肤烫着她的,让她有点羞。

  没察觉她脸上的晕红,莫言浪检查着她脚上的红肿,剑眉微拧。

  「麻烦!」他低啐了一声,俊脸尽是不耐。

  听到他的话,苏绛儿缩了缩肩膀,不敢吭声,就怕他丢下她。

  莫言浪睨了她一眼,将背上的箭袋丢给她,再转身背对她。

  「上来!」

  「耶?」看着他的背,苏绛儿愣了愣。

  莫言浪回头瞪着她。

  「你是上不上来?」

  被他一凶,苏绛儿不敢再迟疑,将手放在他肩上,怯怯地贴紧他。

  「我的包袱和箭袋。」

  见她把包袱和箭袋丢在地上,莫言浪忍不住放大声音:「嘿!」苏绎儿赶紧背好包袱和箭袋。

  「真是麻烦!」莫言浪背起苏绛儿,口中忍不住低咒,偏偏却无法丢下她,谁教她总用那双有如兔子般的可怜眼神瞅着他,让他觉得丢下她好像是罪大恶极的事。

  「我们要去哪?」红着脸,苏绛儿贴着莫言浪的背,心跳有点急促,第一次和男人这么靠近,让她有点不习惯。

  「把你带去卖!」莫言浪冷哼,气自己干嘛没事多管闲事。

  苏绛儿没有回话,仅是烫着脸,瞧着他的背。

  不知为什么,她觉得她可以相信他,对他的话也就不像一开始那么害怕了。

  怯怯地将脸贴在他背上,她的脸烫烫的,心也烫烫的,唇角儿微扬,笑得甜甜的。

  「啊……」娇软的呻吟从粉色唇瓣逸出,美眸滚着脆弱的泪花,好不可怜地轻颤,细嫩的脸颊泛着红晕,在火光下更显诱人。

  「嗯……」咬着唇瓣,苏绛儿微皱着眉,泪珠在眼眶轻转,软绵的叫声让人从骨子里酥麻起来。

  莫言浪皱着眉,听着她的叫声,一股焦躁从心头浮起。「够了!只是揉个脚,你叫什么叫!」还叫得这么媚,美丽的小脸泛着绯晕,泛着水光的美眸瞅着他,让他的心跳微快,一股热气从皮肤窜起。

  「可是人家会痛。」莫名被骂,苏绛儿好不委屈地看着莫言浪,不懂自己哪里错了。

  被她水蒙的目光凝视,莫言浪突然觉得口干舌燥,低下头,不发一语,专注地帮她揉着脚踝。

  「啊!好痛……」揪着衣服,苏绛儿疼得轻叫,身子微缩,想缩回脚,可他却紧抓着,带着粗茧的手指温柔地揉着,惹来她的轻哼。

  莫言浪深吸口气,强迫自己对她娇柔的声音听而不闻,将视线放在她的脚上,大手轻揉着。

  她的脚很小,雪白剔透,和他黝黑的手成反比,软软的肌肤像刚出炉的包子,氲着一抹温暖。

  两人靠得极近,隐约地,他闻到从她身上飘来的香味。

  她长得很美,即使穿着男装、一副狼狈的哭泣模样,他还是在第一眼就被她的美丽抓住。

  而她楚楚可怜的摸样,更让他无法丢下她,只好带她一起走。

  「真是个麻烦……」他忍不住碎念,拇指揉着软软的肌肤,让脚踝的肿块略略消肿。

  「嗯……」苏绛儿轻哼,脸颊烫着一抹火热,想强迫自己不要叫出声,却控制不住,在他大手揉触下,连她也觉得自己的声音好暧昧。

  柔媚的轻哼迷了莫言浪的心神,握住脚踝的大手往上挪,移到滑腻的小腿,柔软如丝的触感让他眯了眯眼。

  苏绛儿红着脸,心跳在他的抚触下渐渐加快,她不懂自己是怎么了,软软的声音怯怯的,「我……我的小腿没受伤。」她的话让莫言浪回神,这才发现自己的手竟来回抚着她的小腿,指尖爱极那种绵滑的触感。

  莫言浪扬眉看着苏绛儿。见她美丽的小脸泛着潮红,贝齿轻咬着泼红的唇瓣,眼神迷蒙,正羞怯地凝视他。

  心口忍不住一热,腹下也传来一阵焦躁,他明白这种反应是什么,却没想到她竟能挑起他的……「真没想到……」他呢喃,俊庞在火光下带着一丝邪气,让苏绛儿顿时觉得脸红心跳。

  「什么?」她出声,却发现自己的声音微颤,嘴唇有点干,让她忍不住伸舌舔了舔。

  眯起俊眸,他看着诱人的香舌,在她将舌尖收回时,他探头靠近她,迅速吮住那抹香软。

  「唔……」苏绛儿瞪大眼,不懂他干嘛吃她的嘴?

  「你……」

  她一开口,他的舌尖便迅速探入。

  火热的舌尖吮住她的,狂猛地和她交缠,吮弄着她的香甜,大手也跟着搂住她的腰,加深两人的吻。

  苏绛儿的手轻抵着莫言浪的胸膛,娇躯随着他的亲吻而发软,舌尖柔弱地任他缠吮,呼吸渐渐急促,小脸在火光映照下红得像刚成熟的苹果。

  直到她快喘不过气时,他才放开她的唇,暧昧的银丝连接着两人的唇瓣,他伸舌舔去,牙齿轻咬着她的下唇。

  她的滋味比他所想的还甜美,让他想一口将她吞吃下腹,尝遍她所有香甜。

  「你……」苏绛儿急促地喘着气,水漾的眸子不解地瞅着莫言浪。「为什么吃我的嘴?」伸舌舔去她唇角旁未来得及吞咽的晶莹,他的目光带着一丝邪气,让她的心跳得更快了。

  「因为,我饿了。」

  末了,他再度攫取她香软的唇瓣,渴望地尝遍她唇里的甜美。

  看来,他这次是救到宝了。

  第二章

  「我们要去哪?」

  苏绛儿趴在莫言浪背上,小手圈住他的颈子,背上背着包袱还有他的箭袋和长弓,下颚抵在他肩上,软软的嗓音在他耳边轻吐,如兰的香郁气息甜得诱人。

  「你想去哪?」莫言浪敛下黑眸,她的气息在他耳际轻拂,引来他的下腹一阵焦躁,他深吸口气压下那股情绪,再度开口。「你如果要到城里,过了这一个山坡就到了,我就送你到那里。」莫言浪微扬唇角,一丝诡计掠过黑眸。

  听了他的话,苏绎儿眨了眨美眸,下意识问道:「那你呢?你也要到城里吗?」「不!送你到城里我就要离开了,就此分道扬镳。」说完,他察觉背后的娇躯一僵,好看的薄唇立刻得意轻扬。

  听到他要和她分开,苏绛儿不禁紧张了起来,忍不住圈紧环住他脖子的手,软声嚷嚷。「不要!我不要到城里。」不知道为什么,她就是不想和他分开。

  莫言浪停下脚步,转头看向苏绛儿,剑眉轻扬。「那你要去哪?」「我……」看着他,苏绛儿愣了愣,也想不出自己要去哪,只知道自己不想离开他。她支吾着,不知该怎么办。

  「怎样?」莫言浪挑眉等着她的答案。

  苏绛儿默默垂下头,像兔子般的眼睛瞅着莫言浪,娇软的声音甜甜的,带着一丝不自觉的撒娇。「我也不知道,那你要去哪?」眨巴着大眼,她定定凝视他,等着他的回答。

  「我呀……」莫言浪耸肩,笑咧开嘴,见她不知所措的模样,心里有着得意。

  「和你分开后,当然是回家了。」

  「那……我要去你家。」不经思索的。苏绛儿脱口而出这句话,但话一出口。

  小脸儿立即红了,羞怯地垂下眼。但她不想放弃,又怯怯地抬起眸子,期待地看着莫言浪。

  「好不好?我可不可以去你家?」

  「你要到我家干嘛?」莫言浪懒懒地回话,发现自己喜欢看她羞怯的模样,可爱得让人想一口咬下去。

  「我……」她也不知道,她就是不想和他分开嘛!可是看他的样子,好像很想摆脱她。

  眨着美眸,一想到他想摆脱她,心头不由得酸酸的,眼眶不禁红了起来,贝齿轻咬着唇瓣,好不可怜的模样。

  「眼睛怎么红了?」瞧她似乎要哭了,莫言浪不禁觉得好笑,「怎么?不想离开我是不是?」「我……」她轻咬着唇,犹豫地看着他。

  「回答我。」紧盯着她,他以低沉好听的声音轻声诱惑。

  「绛儿,你是不是不想离开我,想待在我身边?」他的声音好好听,看着她的眼神好火热,让她的心忍不住狂跳,小脸也不争气地红了起来。

  可她还是轻轻点头,软声回答。「我想待在你身边,好不好?」美眸轻扬,期待地看着他。

  他伸出手指轻抚着她柔嫩的脸颊,黑眸带着一抹调侃,唇角勾着邪笑。「这么不想离开我,是喜欢我吗?」她的答案早在他意料之中,更何况就算她想离开,他也不准备放她走,谁教她引起他的兴趣。让他舍不得放开她。

  喜欢……苏绛儿侧着头,不太了解「喜欢」是什么,只知道自己不讨厌他,更不想离开他,好想永远待在他身边,这该是喜欢吧?

  想到这,她轻轻点头,对他绽开一抹美丽的笑靥,「那我可以跟你一起回家吗?浪。」她自然地叫出他的名字。一点别扭也没有,只是脸颊红红的,透露出她的害羞。

  她的笑容迷了他的眼,软软的称唤更烫了他的心,凝视她的黑眸忍不住变深,胸口涨着一抹火热。

  「绛儿,你比我想像中的还要可人。」他的声音低哑,放下她,转身将她用力搂进怀里。

  「啊!」突然被抱住,苏绛儿微微低呼,小手抵着莫言浪强健的胸膛。透过衣服,她能感觉到他肌肤的火热,她怯怯扬眸,瞧到他火热的视线,她也觉得热了起来,小嘴突然觉得好干。

  「你……」她才开口,唇舌立即被攫捕,属于他的气味笼罩住她,她低声轻哼,柔柔闭上眼,舌尖羞怯地和她交缠。

  她的回应惹来他更狂烈的反应,大手紧抱着她的腰,他的唇吮着她的,舌头灵活地和她交缠,肆意吮弄她甜美的津液。

  激情的亲吻让两人气息急促,他的手往下移,来到她柔软的臀部,大手握住一瓣柔软粗鲁地揉着,火热的下身隔着两人的衣服用力抵着柔软的花穴,轻轻撞击着。

  「唔!」苏绛儿忍不住低声呻吟,感觉一抹潮湿从羞人的地方流出,让她的脸更红,整个身子软在他怀里。

  他仍吻着她,两人交换着缠绵湿热的津液,灵活的唇舌相互交缠追逐,直到喘不过气了,他才放开她,却仍不舍地吮着她柔软的下唇。

  「浪……」迷蒙着眼,她柔柔瞅着他,觉得自己变得好奇怪,下腹好热,而被他用粗硬东西轻抵住的羞人密处也好湿。

  「那是什么?」她忍不住伸手往下探,覆住抵着她的火热,小脸有着疑惑。

  虽然隔着衣服,她还是觉得好热、好硬,这是什么?

  看出她的疑惑,莫言浪低声笑了,抓住她的手低头轻吻,黑眸挑逗地看着她。

  「它是会让你快乐的东西。」

  他的眼神好烫人,让苏绛儿脸红心跳。

  「我不懂……」

  「乖,可爱的小东西,你以后就会懂了。」他低声轻笑,她清纯不解人事的模样取悦了他,低头再度深深吻住她。

  「放心。等我带你回家,我会让你明白,它是什么东西。」是的,他会身体力行,让她明白极致的快乐是什么。

  莫言浪的家位在山上一个小村落,占了整座山的一大半,门口立了一个石碑,上头刻着潇洒的三个大字——阎王寨。

  这……苏绛儿盯着石碑上的三个字,怎么看都觉得这个名字很奇怪,她抬头看向身旁的男人。眸光有着疑惑。

  看出她的疑问,莫言浪轻扬唇角,正要开口,另一道略粗的声音却从门口传出。

  「老大,你总算回来了,这趟生意谈得如何?」一名身穿黄色粗布衣的粗犷男人大步走到他们面前,大手亲昵地用力拍了拍莫言浪的肩膀。

  莫言浪开怀地笑了,俊庞扬着一股自信。「放心,生意谈得很成功,严家决定和咱们合作。」「真的?那太好了!」听到莫言浪的话,粗扩男人放声大笑,这才注意到一旁的苏绛儿,「老大,这娘儿们是……」「她是绛儿,是咱们寨里的客人。」莫言浪转头温柔地向苏绛儿介绍。

  「绛儿,峰山是我的结拜兄弟。」

  苏绛儿眨着美眸,柔柔绽出一抹甜笑。「你好,我是绛儿。」陆峰山挑了挑眉,第一次看到老大对女人这么温柔,他可开了眼界,忍不住睨了莫言浪一眼。

  看到兄弟传来的眼神,莫言浪淡淡一笑,大手占有性地搂着苏绛儿的腰,意思不言而喻。

  喔……陆峰山明白地点头,爽朗地对苏绛儿开口。

  「不介意的话叫我陆大哥吧!」

  「陆大哥。」苏绛儿甜甜轻唤,软软的声音听起来很舒服。

  听到娇软的称唤,陆峰山忍不住眯了眯眼,倒是一旁的莫言浪不高兴地轻哼一声,厉眸淡淡扫了兄弟一眼。

  接收到警告,陆峰山嘿嘿笑了几声,识相地收敛表情。「那绛儿要住哪个房间?」「就住在织云阁吧!」莫言浪淡淡吩咐。

  织云阁和他所住的飞云阁相邻,从建成后就一直空着,多年来一直无人进住。

  陆峰山一听挑了挑眉,但没多说什么,仿佛这在他意料之中。「那我先去吩咐人准备。」说完,便大步往村落走去。

  见陆峰山离开,苏绛儿不禁觉得好玩。「浪,你的兄弟感觉满不错的……啊!

  好痛!」

  话还没说完,她就感觉自己的腰被紧紧抱住,让她差点喘不过气,抬起头不解地看着莫言浪。「浪,怎么了?」莫言浪沉着俊庞,不高兴地看着苏绛儿,低头用力咬住她柔软的下唇——「痛!」苏绛儿痛得想退开。却被莫言浪制住,美眸因疼痛而漾着一抹水气,可怜地瞅着他,不懂他怎么突然生气了。

  见她楚楚可怜的模样,莫言浪放开她的唇,舌尖轻舔着留下齿痕的唇瓣,低沉的声音带着一丝怒气。「别忘了,你是我的,你的注意力要放在我身上,知道吗?」苏绛儿轻轻眨眼,怯怯点头。「我知道了,你别生气了,好不好?」她怕他生气的模样,怕他一生气就不理她了。

  看她似乎被他吓到了,俊脸不禁转为温柔,轻吮着她的唇瓣,柔柔低语。

  「乖,别怕,嗯?」

  苏绛儿微微笑了,伸手圈住莫言浪的颈子,声音软软的,带着甜甜的撒娇。

  「嗯,我不怕。」

  「这才乖。」他诱哄她开启唇瓣,灵活的舌尖探入,吮弄着她柔软的香舌,汲取她香甜的津液,追逐逗弄她的气息,让她随他飞舞,直到稍微满足了,他才放开她的唇。

  苏绛儿轻喘着气,柔软的唇瓣被他吻得红肿晶莹,美丽的小脸泛着红晕,美眸羞涩地看着他。

  「浪,你家感觉似乎有点怪。」她忍不住说出自己的疑惑,眸子瞄了石碑一眼,再看向里头。

  两排石屋对立,上头炊烟袅袅,看得出来有人住在里头,最大的屋子位在后头,红色屋瓦在夕阳照射下泛着琉璃红光;屋子四周是田地,最后头则是林立的高山。

  「这是山贼窝,住在这里的全是山贼,而我则是山贼头子。」莫言浪没开口解释,目光紧盯着苏绛儿。

  「耶?」苏绛儿一愣,惊讶地转头看他。

  粗糙的指尖轻抚着她的脸颊,注视她的眸光变得深邃。「怎么?你怕了?」「不!」苏绛儿用力摇头,抓住他的手,对他扬起一抹笑。「我不怕,我只是有点惊讶。」说着,又看了里头一眼。

  他笑着搂住她的腰,低头看着她。

  「我们现在已呈半退休状态,生活大多自给自足,已经很久没抢劫了。」他明白山贼的日子不能过一辈子,尤其又在后山发现了天然的金矿,他开始派人开采,到山下与人合作,借着丰富的金矿养活村落的人,几年下来所赚的钱已够全村子的人吃三辈子都还有剩。

  「那就好。」苏绛儿拍了拍胸脯,松了口气。

  「我还在想你如果继续当山贼,被官府抓了或受伤了,我一定会很难过很难过。」她刚刚想着想着,心就痛了。

  听了她的话,他的胸口一热,将她抱着更紧了。

  「可爱的小傻瓜,你真的好可爱。」额头抵着她的。他的声音微哑,注视她的黑眸热得烫人。

  「你可爱得让我好想一口吞下去。」

  苏绛儿轻轻眨眼,他的眼神好烫,在他的凝视下,她的心跳开始加速,嘴唇也干了起来,忍不住伸出香舌轻舔着唇瓣。

  「浪,别这样看我,我会变得好奇怪。」软软的声音不自觉地变得娇媚,一抹潮红泛上芙颜。

  这副美丽的动情模样,让莫言浪的喉咙忍不住滚动,腹下涨起男人的火热欲望,他忍不住开口声音带着性感的低哑。「绛儿,我要你。」他要她,现在、立刻!

  莫言浪迅速把苏绛儿带到村落后的大屋,一进房,立即把她压在门上,薄唇覆上她的,舌尖灵活探入,探寻她嘴里的每一处,追逐着绵软的香舌,用力吸吮着属于她的甜美滋味。

  「唔……」苏绛儿张开小嘴,香舌被吮弄缠弄,激烈的吻让她喘不过气,更来不及吞咽津液,丝丝晶莹自嘴角滑落。

  一抹火热燃烧着两人,亲吻愈来愈激烈,喘息、低吟自两人的嘴里流泄,一声迭一声……渐渐的,亲吻已不能满足莫言浪,他伸手抱住她的腰,腹下的火热抵着她的柔软,用膝盖分开她的腿,将身体挤进她的腿间,另一手抱住她的臀部,微一使力,让她的腿张得更开,柔软的娇躯紧贴在他身上。

  激烈的亲吻仍然持续,她的胸脯紧贴着他的胸膛,身体一压,感觉胸口的肌肤被她柔软的两团绵乳挤压,惹来他一声低吟。

  忍不住的,大手往上移,隔着衣服握住一只绵乳,用力揉捏挤压,带着薄茧的拇指故意摩挲着诱人的顶端。

  「啊!」苏绛儿忍不住发出酥人的娇吟,水漾般的眸子蒙胧,柔软的胸脯第一次被这么触摸,让她羞红了脸,可却觉得被他碰触的地方好热,让她忍不住扭着身子。

  「浪!我变得好奇怪……」咬着唇瓣,她痛苦地看着他,小手抵着他的胸口,却发现他的肌肤好烫,即使隔着衣服,还是能感受到那炽人的火热。

  「你好烫……」她讶异地看着他,小脸有着不解。「你也跟我一样觉得热吗?」舔着她的唇瓣,莫言浪被她天真的软语惹得低笑。「是呀!我也觉得好热,绛儿,你呢?哪里觉得热?」「嗯……」苏绛儿微蹙眉尖,贝齿轻咬着唇瓣。「我的胸脯被你揉得好热……还有下面,也好热,还有点湿……」「下面……」莫言浪扬起一抹邪笑,抵着她私密处的烫热用力一抵,「是这吗?」「啊!」苏绛儿感觉一股湿热突然溢出,羞人的感觉让她的脸更红了。「别用力,你一用力就更湿更热了。」她的诚实让他低笑出声,大手狎弄着她柔软的绵乳,察觉到被他磨弄的乳蕾变硬了,隔着衣服仍然感受到突起,他故意用拇指揉压坚硬的蕾花,另一只手则不安分地往她甜美的私处移去。「好,我不用力,我用摸的。」他低哑开口,俊庞带着魅人的邪气。

  大手探入她裙底,不意外的,洁白的亵裤微湿,让他满意地笑了,食指故意隔着亵裤勾弄细小的花缝。

  「绛儿,喜欢我这样摸你吗?」

  「唔……」苏绛儿扭着腰,难受地瞅着莫言浪。

  「我不知道,浪,我变得好奇怪……」她觉得好难受,却又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只能求救地看着他。

  「喔?怎么奇怪?」他轻笑,手指隔着薄薄的亵裤往花缝探入。「是不是这样奇怪?」「啊!」她忍不住夹紧双腿,他的手指就这样被她夹在缝里。「不要碰那,会湿,浪,不要……」甩着头,火热小脸漾着渴求。

  「是吗?真的不要我碰吗?那你怎么夹得这么紧,嗯?」他轻啃着她的下唇,大手探入人她的衣襟,隔着肚兜,攫弄着一只绵乳。

  「浪……」抓住他的手,她不让他揉弄,却发现这样不但没让热气消减,反而觉得更难受,她忍不住红了眼眶。

  「浪,我好热、救我……」

  「要我救你吗?」舔着她的唇瓣,火热的黑眸紧紧凝睇她。

  苏绛儿轻轻点头,哀求地看着他。

  「那把腿张开,让我的手指进去。」他哑声诱哄,在她渐渐张开腿之际,手指故意磨弄着细小的花缝,黏稠的湿液开始泄出花穴,将亵裤染湿。

  「唔……」红肿的小嘴不住发出呻吟,随着手指的逗弄,她的腿忍不住张得更开,也放开抓着他的小手,身子拱起,胸脯更贴近他,渴求他的抚弄。

  苏绛儿哀求的举动让莫言浪低声笑了,大手顺从她的渴望,隔着红色肚兜用力捏弄柔软的绵乳,唇也堵住她的小嘴,勾弄她的唇舌,让两人的津液相互纠缠。

  「嗯……」她热情地回应他的吻,香舌和他的交缠,香软的娇躯难耐地磨着他的身体。

  她只觉得好热好热,好像有一团火在烧着她,而能救她的,就只有眼前的他,所以她只好向他求助。「啊……浪……」

       第三章
   
       苏绛儿觉得好热,好像有一团火在烧着她,惹得她喘不过气来,破碎的呻吟不停从交接的唇舌间流泄。

  感受到她的情动,莫言浪邪肆地笑了。

  他的手更放肆地揉捏那抹浑圆,拇指隔着薄薄的红色肚兜摩挲未开苞的花蕾,让蕊苞在他的抚触下缓缓绽放,他却仍不满足,手指挑开她颈后的红绳,让肚兜垂落,两团迷人的绵乳顿时弹跳而出。

  「啊!」敏感的乳尖突然接触到微凉的气息,惹得苏绛儿一颤,迷蒙的眼略微清醒,看到自己的胸脯绽放在他眼前,忍不住低呼出声。

  「不要!」她害羞地想伸手遮住,却被他阻止。

  「嘘……别这,很美。」抓住她的手,他诱哄地吮着她的手指,黑眸挑逗似地勾着她。「可是……」苏绛儿红着脸,美眸羞涩,指尖却被他吸吮得好热。

  他的舌尖灵活地舔着她的手指,暖昧地吮咬,让她不知所措,只能羞红着脸,怯怯地瞅着他。

  被一双无助诱人的眸子瞅着,莫言浪感觉自己的下腹更热了,「绛儿,你用这种眼神看我,会让我想把你狠狠吞下肚。」他低语,唇舌离开纤指,转而吻住她的唇,舌尖吮着小嘴里的每一处甜美,火热的大手也跟着抚着她细致的嫩肤。

  「唔……」他的手好热,被他的手碰过的地方像着了火,不停折磨着她,她忍不住轻哼,难受地看着他。

  「浪,我好热……」

  「我知道,别急,我的小东西……」他低哼,手指挑弄着她的敏感,柔腻的触感令人爱不释手。

  他用力攫住一只绵嫩浑圆,指尖揉着坚挺蓓蕾,感受到敏感的粉色顶端变得更加坚挺,在他手中绽放出美丽。

  他忍不住离开她的唇,单纯的吻已不能满足他,湿热的舌尖吮着泛着淡香的雪肤,在柔软肌肤下吮落细碎吻痕。

  他的挑逗让她的身子渐渐发热,情欲惹得雪白肌肤发烫,诱人的红晕染上雪白凝脂。

  她眼眸微掩,点点火焰让她忍不住逸出丝丝轻哼,娇躯扭动,与他的身体磨蹭,更增惹他的欲火。

  他眯起眼,大手揉着一只绵乳,看着那粉色蓓蕾因他的逗弄而渐渐加深诱人色彩,美得让他忍不住低头含住花蕾,舌尖轻舔着顶端,感觉到她敏感的轻颤,他却不轻易满足她。仍轻柔绕着花蕾轻舔,挑逗她的情欲。

  「啊!不要这样……」苏绛儿忍不住逸出抗议,小手轻推着他的肩。

  她下意识地想要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