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淫荡夫妻的性事】【完】


  淫荡夫妻的性事

  时下也许有些人不能相信这些是事实,但网路的方便确实给了我们很大的助力。我们夫妻常上新浪聊天室,当然老婆的受邀率高很多,这显示出男人在这方面表现得比较缺一点。

  但实际接触过程中,也有很多女性跟着老公出来寻求刺激,我想现实中女性在这方面也有很大的需求吧!也许在日渐开放的社会观念下,我们的故事就不足为奇了。

  刚开始我们之间的话题还是不出小孩、工作、生活琐事,老婆话题一转,问道:「老公,你觉不觉得我们现在做爱好像有点公式化了?」因为我们彼此对性爱都采很开放的态度,有任何感觉都直接了当的说,所以老婆有此一问,我也不觉得有什麽奇怪的。

  我答道:「是有一些,你又想到什麽新招了啊?」顺势又在老婆的丰乳上捏了一把。

  「哦……哪有啦!」老婆扭了扭身,终於讲到了正题:「如果有人要约我出去,你会不会生气啊?」我问:「谁啊?是哪一个色狼?」老婆嗤嗤笑了两声:

  「哪是色狼!他是公司的客户,来公司洽公几次了,对我满有好感的,就一直约我啊!」这我倒是不难理解,老婆今年才三十二岁,155公分,48公斤,清秀的瓜子脸,很多人都以为她还是小姑娘,谁晓得她已经是两个孩子的妈了。

  我故意糗她:「想干嘛?约你想干嘛啊?」我说着,又捏了一把。

  「哎呀!没有啦!他只是说要请我吃饭啊!」老婆娇嗔地回答,身体还是忍不住扭动。

  我说:「少来!男人约女人哪有只吃饭的?没有什麽目的才怪!说,是不是已经上了?」我故意逗着她,身体也压到她身上。

  「才没有咧!」老婆边说边露出淫荡的笑容:「不过如果真的上床,你会怎样?」我也没太多想,我以为老婆是问着玩的,就回说:「也可以啊!如果他敢的话。」老婆眼睛一亮,用惊喜的语调问:「真的?你真的这麽开放?」我察觉老婆的神情确实有点认真,急忙问:「他真的有约你上床啊?真的这麽大胆?」老婆看我也没多大激烈的反感,按捺不住心中深藏的慾望,终於说出实话:

  「其实也不是公司的客户啦,是聊天室认识的网友。」老婆这才开始认真起来:

  「我们已经聊了好一阵子了,是在成人聊天室碰到的,所以话题都不出性啊、限制级的范围。他是新竹的人,言谈之间算满有格调的。」老婆娓娓道出她的慾念:「其实一开始也没有想什麽,可是聊着聊着就开始有一些幻想。我也不知道,有一个陌生人和自己这样露骨的聊到性,刺激是满大的。我们之间也许是失去新鲜感了吧!我不是说你不好还是怎样,但是现在做爱都比较没感觉了,你不觉得吗?」我听到这里,大概就知道老婆要说什麽了,从认识开始,我们的性事就很放得开,性慾强度倒也不相上下,所以做爱总是淋漓尽致、花招百出。但最近说真的,我也和老婆一样感到疲乏,老婆说的出轨我也不是没想过,只是那都仅止於幻想,要真来还没那个胆,没想到老婆倒是挺敢的。

  我说:「哦……想外遇哦?还来向老公报告咧!」我躺回床上,倒是老婆自己骑到我身上来,又接着说:「你不想吗?你也想吧?现在我们亲吻、爱抚、做爱…虽然还是会兴奋,但总好像太公式化了,太习惯了。有另外一个人的感觉很不一样,光幻想就很刺激了,所以我想和他见见面,看感觉怎样再说。以後你也可以找你喜欢的啊!」最後一句话真是正中我的要害,我想全天下的男人大部份都会和我一样,对老婆容许自己外遇感到非常恩赐,但条件是也容许老婆找男人。我想了想,其实老婆说的我也都懂,现在和老婆做爱,前戏都要比较久一点才能勃起,亢奋的程度也真的不如从前,而且也很久没有一夜多次了。

  我想和老婆裸身相拥可能都还没能让肉棒硬挺,如果和某个陌生的女子在一起,我想牵牵小手、轻吻朱唇可能都会让肉棒精神抖擞吧!(後来证明确实是如此)再说大家也很公平,各自可以有各自的活动,只要安全上没有顾虑,我想是可以接受的。

  况且,就如老婆最後感慨说的:「我现在都三十多了,趁还有点姿色,能玩就玩,不然过几年人老珠黄,可就没人理了。」基於疼爱老婆的立场,和自己以後的福利着想,我们约法三章,开始不一样的性经验。这段写的都是内心戏,没太多缠绵的情节,还请各位看官见谅。但这却是很重要的一部份,也是我们把彼此对性的幻想打开,取得彼此默契的关键。

  也从此令我们的性生活进入更刺激的层次。

  协议完成,老婆兴高采烈地上网聊天,迫不急待地将此好消息告诉她中意的这个网友——军伟。

  我们约法三章是这样:1、男方一定要戴套,包括我及老婆的网友,一方面是安全卫生,另一方面也是给彼此留下最後一点专属的感觉。因为我们平常就是戴套避孕的,老婆本身是会受孕的,这点老婆倒是很认真在执行,不过日後却还是碰到了一个硬是不戴的,故事容後再提。

  而我是已经结紮,对女方来说是没什要紧,但我还是习惯戴套做爱,虽然会少了很多口交的快感,安全还是要顾到。我这边厢当然也碰到不戴的情形,是个高中女生,处女,所以安全上没有问题。虽然有这样的意外演出,我们还是对彼此坦白,也化解不必要的误会,并让我们更信任彼此。

  2、任何一方出去,回家後一定要和对方做爱,以慰藉另一方守候之苦,一方面也可以分享「外食」的经过。这对我们来说是很有趣的过程。

  这一周是很漫长的,从星期天早上开始,我们只要有空就一起上网聊天,我还没那麽快找到对象,老婆则和军伟约好周五下了班要出游,我则抄下了军伟的车号、手机,还有一些个人资料。第一次嘛,别说老婆紧张,我也很担心会出问题。

  周三,老婆上线後照例是一堆人悄进来,军伟也在其中,打了声招呼後,军伟马上表明说他人因公来到台北,想先和老婆约见个面。这倒也是,不然第一次见面就上床,就算已经是聊了很久的网友,还是很怪吧!老婆心理上也会觉得自己太淫荡了点。

  不过我想这军伟的用意应该是先来查探一下,以免见到恐龙一族。老婆当然也有相同的想法,於是他们约了凌晨2:00在家附近的麦当劳门口见,老婆认车号,军伟认人,三更半夜,大概只有老婆会在那等人吧!

  老婆出去了大概二十分钟,我在聊天室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开门声响起,老婆回来了,我也不免激动地问:「怎麽样?还好吗?」老婆喜孜孜的说:「还好,跟想像的有点不太一样,但还可以接受啦!」我坐在书房的椅子上,老婆靠过来,一屁股坐到我的大腿上:「他一看到我就笑个不停,直说我比想像中漂亮。他也坦白说,他都硬起来了。」我一边抚摸着老婆的乳房,一边问:「哦,很开心哦!你有没有反应啊?我要检查一下。」我说着,一手也伸到老婆小裤裤里,果然,小穴已经湿了。

  老婆「嗯」了一声,继续说:「他说要亲我,我们就在车上拥吻起来,他手也很不安份地往我胸部一直摸,我当然有感觉啊!」说着,我更是不客气地用力揉着双乳,也顺便撩起老婆连身的洋装,小衣衣也掉了一半,我忍不住往乳头亲了下去。

  「啊……我也有摸到他的肉棒哦!啊……隔着裤子……啊……」我暂时停了停口,问说:「感觉怎样?有比较大吗?」男人在尺寸上还是挺介意的。

  老婆低头深深的吻了我一下:「好像差不多耶!我也不太知道,我摸了一下就收手了,也没和他抱太久,就回来了。可是真的很兴奋耶!」我知道,老婆这时肯定慾火中烧,我光用听的就已经是一柱擎天了,何况是她亲身经历。

  我起身脱去了衣裤,让老婆坐在椅子上,两脚跨在椅子扶手,脱去她的小裤裤,一脸埋进胯下,边舔着已经垂涎欲滴的小穴,一面问:「真的很多水耶!那周五是上定了哦?」老婆双手绕过椅背,拱着身吃力的回答说:「应……嗯……该……吧!嗯……」我想也是,都直攻肉棒而去了,大概免不了会上床。

  「那我今天要先把你插爆,让你小穴更松……」说着我便站起身来,肉棒早已蓄势待发,今天也不需太多前戏,我们都很亢奋了。我欺身向前,两手握着扶手,肉棒朝穴口磨蹭了两下,老婆的手赶紧伸过来扶正方向,让肉棒顺势而入。

  「啊……」长哼一声,老婆双手环抱着我的背,身体似乎半刻不能等待地扭动、拱起,我开始很慢地抽出、插入,「准备好,要来喽!」老婆「嗯嗯」了两声,我出其不意地全力挺入,「呀!」我们都没再多话,只剩插入的撞击声,每一个顿点都和着老婆「啊……啊……啊……」的音符。

  老婆闭着双眼,似乎正幻想着军伟在插她,脸颊通红,双手还不时揉着自己的乳房和乳头,半张的嘴只能呻吟喘息。我盯着媚态诱人的老婆,一下又一下深而有力地插着,几乎想把她插坏似的蹂躏着老婆的小穴。我的呼吸越来越急促,抽插的节奏加快,「啊!啊!啊!啊!」老婆的叫声也跟着连续而高张。

  我忽地将老婆抱起,双手钳住她的双腿,老婆也环抱着我的後颈,用力地和我紧贴着。此时只有肉棒在老婆的小穴中快速地冲刺着,黑暗的书房里两个人几乎是静止的。

  老婆在我耳边很痛苦地呻吟,浑浊的声音令我也听不出她要说些什麽。我抬起老婆,重重的放下,配合肉棒最後豁尽力量地插入,「啊!啊!啊!啊……」终於一切都静止了。肉棒在射精後不住地抖动着,穴内的肉壁也一阵阵地吸着肉棒。很难得,我们又一起高潮了,我想外遇的威力在还没实质发生就展现出来。

  老婆经过陌生男人挑逗之後,兴奋度提高了很多,虽说只出去见个面花了二十多分钟,我想效果已经比我们做一小时前戏还好了。老婆没有很仔细地把车内的情形告诉我,所以无法为各位看官逼真地描述,若老婆愿意的话,我会请她来写的。

  周五,令人期待的日子终於来临。老婆特别挑了一套黑色丝质的连身洋装,里面则搭配了黑色小衣衣、小裤裤,上了一点淡妆,老婆显得格外娇艳。送老婆出门上班前,我把预先准备好的套套交给老婆收好,提醒她:「要好好用,有三个哦!」老婆害羞地笑说:「哪用这麽多个啊!」在嘻闹声中,我们各自上班去了。

  白天等待依旧漫长,我相信老婆整天大概也都无心上班吧!我们又通了好几次电话,对於今晚的出游,老婆有点紧张和不安,虽然已经见过军伟的面,也有了初步的亲密接触,但要真的上床做爱,总还是有些异样的感觉。

  我嘴上鼓励着老婆放心去玩,心里也挺矛盾复杂的,幻想着老婆和别的男人缠绵的镜头是很兴奋,可又想到老婆美丽的身躯、淫荡的叫床声有别人分享,总还是醋意横生。不过将心比心,老婆想要性慾的满足我也能理解,基於疼爱她的立场,还是让她去追寻吧!

  接下来,我以第三人称的角度把老婆口述的过程发表,其中多少有些润饰,但离实况应该也相去不远了。

  夜,总算是来临了。上了一天魂不守舍的班,老婆此刻却整个清醒了起来。

  骑车回到麦当劳,6:30,军伟的车老早就等在那。老婆匆匆停好机车,一溜烟进了车,像怕被人家看到似的紧张。

  一上车,招呼都没来得及打,军伟老实不客气一把抱过老婆,嘴凑上来就是一吻,舌头强行进入老婆的口中,老婆也呼应地吸吮着。我说过老婆嘴巴功夫很好,这一接吻就让军伟的裤裆隆起,迟迟不能消退。

  隔了几秒,老婆推开军伟,嘟着小嘴说:「怎麽这麽猴急,人家都还没喘口气呢!」军伟嘴甜得很:「谁叫你那麽迷人,我忍不住嘛!」老婆开心地催他上路,以免熟人撞见,车就往北投而去了。

  我想途中聊天、吃饭、压马路的剧情就不再赘述,当然言谈之间充满了性趣是可想而知的。要分享全天下的男人,油腔滑调故然不是很好,但嘴甜话咸是很必要的哦!

  北投的温泉旅馆是他们今晚要过夜的地方,浪漫又有情调。老婆和军伟进了房间的浴室,老婆叫军伟面壁别看她,老婆自己脱了衣物进了温泉池,背对军伟告诉他,她好了,然後静静地等着军伟入池来。这时除了潺潺温泉水声,就只有老婆和军伟深沉的呼吸了。

  老婆感觉到军伟来到她的背後,双脚跨在老婆的两侧,两只手从水中扶着她的腰,老婆也轻轻地躺向军伟的胸口。军伟比我高壮,180几的身高,70几的体重,完全可以征服老婆的身材比例。

  那双陌生的手慢慢地游移到胸口上,掌握到双乳的刹那,老婆着实深吸了一口气,不知道是温泉太热,还是刺激太大,一股快感冲上头顶。「啊……啊……啊……」随着那双手的揉捏,老婆忍不住呻吟起来。完全不同於我的触感、不同的爱抚方式,让老婆有莫名异常的兴奋。

  老婆把手反勾住军伟的颈後,让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