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欢迎来到寻书看小说网!Http://Www.Xunshukan.com 
啃书网 言情小说 总裁的野蛮女友介绍 第三卷:可否不要错过我 第206:番外2

第三卷:可否不要错过我 第206:番外2

小说:总裁的野蛮女友| 作者:江阳| 类别:言情小说 更新:2015-8-22 17:39:17

寻书看 Www.XunShuKan.Com

    第206:番外2

    何叶生产的时候,林翔雄心壮志的表示,要拿摄录机拍下老婆生子的全过程。

    结果全过程就是,一直尖叫的何叶除了汗出得多点,喘气喘得猛点之外,并无大碍。倒是林翔的手臂,掐出来的深痕过了几个星期还在。

    经过千辛万苦的打点,才可以进去在侧室观看老婆生娃的男人,看完那惊声尖叫、血肉淋漓的场面,差点晕了过去。

    护士姐姐把母子二人推出来时,他勉强的支撑身子,却是抱着老婆嚎了起来:“阿叶,阿叶……你没事吧!”

    何叶有气无力:“生仔而已。”拍了一下他:“快看看宝宝。”

    “他有什么好看的?”

    “啊?”一直帮忙抱着Baby的护士扛不住了,人家哪一个生娃的出来,不是抢着抱儿子,然后再快速的验明有没有小鸡0鸡的啊。他们家这个,却是瞧都没瞧过孩子一眼。

    “林先生,是个儿子,重3.6公斤……”

    “嗯,知道了。”继续瞧老婆苍白的脸,护士姐姐气绝,幸好这个时候林家的几个女人围了上来,把林家孙子抢了过去。

    旁边的菲儿实在看不下去了,对着总裁轻轻的道:“总裁,你的大胖儿子你也不看一眼?”

    “看什么看?不就是个儿子吗?”

    菲儿:“……”

    连何叶都为自己的儿子悲催,怎么一出生就不得爸爸的欢心啊?

    按说这林家的长子嫡孙,还是几代单传,这小子应该是得尽天下的宠爱而生的。但令人郁闷的是:他最亲的爸爸,却不怎么待见他。

    何叶在儿子半岁时,终于忍不住试探林翔:“老公,老公,你听,宝宝会叫‘爸’了啊!”

    他在文件堆里刚抬起头来,奶奶便兴高采烈的冲过来应和:“真的,真的会叫‘爸爸’了?哎哟,我的宝贝曾孙,真是比你爸爸当年更厉害啊,你爸爸当年学说话,比你晚了2个月呢……”

    一派的欢天喜地,何叶怀里的宝贝儿被人抢走,脸酸酸的望着林翔,只见他又埋头工作,忙碌状。

    “你怎么这样子?都不疼宝宝。”

    他没抬头:“都半岁了,还宝宝宝宝的叫,肉麻死了。”

    “哦,那你说叫什么好?”她偎近他,用肩膊撞到他不耐烦,他把她扯到怀里捏了一下腰,嗯,不错,好像真的完全瘦下来了。

    他苦笑了一下:“名字,奶奶不是已经选好了吗?哼,林幸,亏她想得出。”

    何叶也擦了几把汗,幸好总裁大人据理力争,用了男人的威严来阻吓,不然就真的用了奶奶中意的这个名字:林(临)幸……

    “林福,也不错啊,又好记又……好意义。”

    总裁大人白了一眼她:“那为什么不干脆叫林长命、林有钱、林高寿?”

    “好了,好了……”何叶不断的起鸡皮疙瘩:“现在我们讨论宝宝的英文名或是小名。”

    “小名么?”他很认真的思索了一下:“福娃?”

    “林翔,你今晚睡地板……”

    随着老婆生气出去喂“林福”,林翔冤枉得想撞台角。名字叫林福的人,小名不就是应该叫福娃吗?

    他又没错。

    唉,自打福娃出生后,他的日子是一日不如一日了,连老婆都让他睡地板了。

    晚上,他当然不会睡地板,但老婆还在为下午的事情生闷气呢。所以,他小心翼翼的、使尽浑身解数,才哄得老婆眉眼稍宽,欲拒还迎的完成了妻子对丈夫应尽的义务。

    心满意足的总裁大人躺在床上,何叶瞅他心情不错,又探讨林福的话题:“你为什么不喜欢宝宝啊?”

    真是的,宝宝养得多可爱啊!大大的眼睛又精灵又调皮,圆圆的小脸儿一嘟嘴,整个眉眼都跳跃起来,全身肉乎乎的,胖胖的小手一抓,什么都往嘴里塞……

    “我有不喜欢吗?”他惊奇于她的想法。

    “不是吗?你平时都不怎么抱过他,也不和他撒娇。”

    他极无语:“请问何叶夫人,我有机会抱他吗?”

    “啊?”

    也对啊,他们家就一个宝宝,林福小朋友又实在太精灵趣致。所以,全部人都抢着和他玩儿。

    最经典的一幕是,李静云正抱着乖孙眉飞色舞,已有好一会儿没抱过曾孙的奶奶就在旁边很可怜的啜泣:“我这87岁高龄的人了啊,离那头不远了啊,还可以抱多少天我的乖乖曾孙啊……”

    李静云开始还想不明白,直到二姑娘提醒,才把“林福”递给奶奶,奶奶顿时欢天喜地,再也不提年老那头近的事儿。

    可以想像得到,林翔平时别说和林福独处,即使是群处也占不到多大便宜,他一个大男人也不会和几个女人抢儿子来抱。

    “哎呀,原来是吃醋了啊!”何叶难得找到机会揶揄总裁大人,总裁大人却不承认:“我哪里是吃醋?我明明是嫉妒……”

    有感于此,何叶深有感触:“看来,我们家孩子还是太少了。好……”她很有气派的振臂高呼:“我要为林家再添丁。”

    “不,不,老婆求求你不要再生了……”

    “为什么?”

    “你生林福这小子,我就连新婚洞房都没吃饱,更别说后来你怀孕、坐月子了。”他咬牙:“我刚恢复正常的姓福生活,你就要怀第二胎?不行。绝对不行。”

    林翔抱着老婆又哄又骗,无奈何叶却是打定了生二胎的主意。林翔最后出杀手锏。

    “你有没有发现,女人怀孕期间,男人出轨的机率是最高的。”

    何叶危险的眯缝着眼睛:“林翔,你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他找被子来盖,被扯开,女人凶神恶煞的凑近他的脸:“你再说一遍,刚才的话。”

    “我是说:女人怀孕期间,最最漂亮和可爱了,在那个期间出轨的根本就不是男人。”

    “嗯,不错。”她平躺下,望着天花板一脸期待。

    林家的小公主出生的那一天,适逢飞翔集团周年庆。总裁大人三年抱俩,那年的周年庆派的大红包当然空前的肥美。

    一时间,飞翔内部又听到一派祈祷声:老板娘你明年赶快再生一胎吧!我们发家致富就靠你的肚子了!

    何叶本以为,林家添多一个小宝宝,奶奶她们不用整天霸占着林福来宠爱,林翔便可多点机会接近林福,给他多一点的父爱。

    谁知道,自从小公主出生后,林翔全身心的投入到深爱小公主的革命事业中去。甭管是奶奶还是妈妈,只要有他在,谁都抢不走小公主。

    大到起名字的重要,小到挑鞋子的琐碎……林翔都亲力亲为。

    何叶拖着林福,两母子一起垂泪。

    都说女儿是男人上一世的情人,她是脑子有病了,居然生个情人来抢自己的老公!

    “福娃啊,你还有妈妈,妈妈这辈子是最最疼爱你的。你将来也得好好的疼爱妈妈。”

    2岁的福娃似懂非懂的用胖小手叉着腮,拍拍妈妈的小手:“妈眯,福娃好忙的哇,今天要看彩虹在天上画画,你自己找爹地玩哈……”

    何叶:你个没心没肺的,像足你老子。

    林福才5岁的时候,便开始懵懂的感知自己这个福字实在太老土,和一向严厉的老爸商量过之后,向年迈的奶奶发难。

    奶奶老当益壮,说话铿锵有力:“自从福娃你出生后,取了这个‘福’字,我们林家便好事连连,老少平安。我以为,这个‘福’字取得甚好。”

    见爸爸不再坚持改名字,激动的林福冲出大院子,跳进屋后老爸特意僻出来的小水塘,把那一池新种的荷花拔了个干干净净。何叶和林翔赶到时,只见一池的绿意盎然,粉红荷花铺了一池,但都是没有根的。

    罪魁祸首还在池子里得意的笑,用手一抹,几块荷叶碎屑印在英俊的小脸上。

    “哥哥……”小公主林琳抱着洋娃娃,很担心的望着妈妈,妈妈把她的眼睛捂起来:“琳琳,不要看……不要看。”

    太暴力了,****啊!

    自打5岁那年,拔了一池荷花被老爸痛殴了一顿之后,福娃痛定思痛,再没为改名字一事与家人起冲突。

    大家叫习惯了,也认为:福娃,福娃的,又喜庆又顺口。

    一晃眼,福娃7岁了。因为智力超群,已升到2年级的福娃,拖着还在幼儿园学画画的公主妹妹回家。

    琳琳:“哥哥,今天不等老黄了吗?”

    福娃:“今天,我们离家出走。”

    “啊,不要,电视上说,离家出走会有大灰狼。”

    福娃反了反眼:“有哥哥在。妈妈的功夫,哥哥学了九成了。”

    “是吗?”琳琳很纠结:“爹地见我不回家,会很伤心的。我舍不得爹地”

    眼看就要哭鼻子了,福娃气愤:“又不是让你不要老爸,只是哥哥不能往那边走。”

    “为什么呢?”

    “因为,唉……”福娃老气横秋的叹气:“都怪我,长得太英俊了。”

    琳琳很认真的望了眼哥哥,点点头:“你确实,长得太英俊了。”她突然很跳跃:“是因为要避开那个卷头发的姐姐吗?”

    “哎哟,你昨晚吃什么了,没那么笨了哎。”福娃刚捏了下妹妹的小脸珠,前面便跳出3个“大汉”。

    所谓“大汉”,其实就是3个小不点,但这3个小不点却比福娃高,又比福娃壮,人又多了3倍,其中一个小正太叉腰来到福娃的跟前:“我警告你,小甜甜明天二人三足的伙伴是我,你别想来抢。”

    福娃眉头都不皱一下,冷冷的:“谁是小甜甜?”

    “啊……”你这是故意气我吗?小正太快要崩溃了,又听得福娃很拽的道。

    “哦,你是说那个莉什么思吗?嗯,拜托你了,你明天一定要把她截住,不要来搔扰我。”他很苦恼的摇头:“烦死人了。”

    3个人看着林福很豪气的走远,在后面气得乱嚷嚷:“死福娃,蠢到家,福娃福娃,被老土怪吃掉啦……”

    林琳同情的扯哥哥的衣袖:“哥,别生气呵……福娃,呃,这名字,其实……”林琳很想说好听的安慰一下哥哥,可惜,她还没学会说谎呐。

    这“福娃”真是蠢到家了。

    福娃一脸沮丧,故意非常惊讶的望着前面出现了一会儿,还来不及说话的曾祖母:“曾奶奶……”眼睛包着一包泪,又委屈又懂事的:“曾奶奶,福娃都习惯了,就让他叫吧!福娃被叫了这么多年,也有准备被人叫一辈子。”

    林翔在旁边忍笑,你这戏演得倒真像的。明知今天老爸和曾祖奶奶要经这条路,你就让人奚落到这种地步?

    有没有这么巧啊?

    奶奶果然气愤:“走,回家,曾奶奶给你挑一个又响又亮的名字。”

    “可是,奶奶,你不是说:自打我起了这个‘福’字之后,家里老少平安、好事连连的吗?”

    “呸,我们家好事连连、一帆丰顺,是因为我们祖先积福,佛祖庇佑,关你那个‘福’字屁事?”

    既然曾祖母主意已决,福娃便顺水推舟:“我前天查字典发现一个字甚好……”

    林翔后来问福娃:“那3个小家伙陪你演戏骗祖奶奶,你究竟给了他们什么好处?”

    福娃知道自己的小把戏瞒不过老爸,老实招供:“胖子的要求是:我只要拒绝和那个莉什么思玩二人三足……”

    林翔挥挥手,福娃屁颠屁颠的出去了。刚巧进来适逢其会的何叶心中感叹:果然是总裁大人的种啊,这么小就懂得算计奶奶给他改名了。

    长大了还得了?会不会把亲生老妈给卖了?

    光阴似箭,日月如梭,快乐的日子总是短暂的。

    一转眼就是林翔的45岁生日。全家人暗地里都非常紧张。

    奶奶还没过世时,曾经找过一个所谓高人给林翔批过命,说什么:45岁是道坎,过得了就是龙,过不了就是……总之非常凶险。

    话说这么多年来,何叶心中最最害怕的就是林翔的身体。早晚研究养生的道,变着法子帮他强健身体。

    现在林翔的咏春都能与二师兄比试了。

    也不能怪她小题大作,惊弓之鸟。林家的男人总是英年早逝,搞得一帮女人差点成了杨门女将。何叶在当年,婚前还经历过一次总裁大人“被癌症”的事件。

    个中的辛酸,现在回想仍旧余悸犹在,心如刀绞。

    所以,近几年,何叶不光亲自负责林翔的伙食,还帮他请了一帮精英保镖。弄得林翔很不习惯:“阿叶,我又不是小孩子。”

    “你别管,反正听老婆话,不会错。”

    林翔很欢乐的出门,坐在车子里,望着老婆在大院子里目送自己的车子离开的身影。12年了,她越见成熟可人,只是自己,会不会有点儿老了?

    差不多10岁的年龄差距,年轻时不觉得,年纪渐长,会害怕那一个10年,会把自己和她狠狠的分隔开来。

    人生越美,便越是贪恋红尘。

    所谓共偕白首,便是和她一起慢慢的变老。而她还很年轻,他便不能老。

    他英俊帅气、成熟沉稳的样子,每每见诸报端,还能引起一片赞扬。只希望他的肺能像外表一样年轻美丽。

    近来咳嗽太频繁,虽然每年皆有定时体检,但在前晚咳出血丝来,这就非常让他担心。瞒着大家,去拍了CT,今天去拿报告,忐忑的心无人可知。

    45岁,有高人说过,这道坎,也许他过不了。如爸爸一样,早早的无奈的抛弃红尘。

    渐见白发的妈妈、年轻的娇妻、聪明的稚儿、迷人的小公主……

    他专门带了儿子过来,他记得爸爸患病的那一年,自己也是12岁,也已经强大到能拖着爸爸的手,送他进手术室。

    他想,他的儿子,今天也可以!

    如果是坏结果,他要儿子像个男人一样,站直了腰听他的嘱托。

    “福娃……”虽然林福的名字早就改了洋气的林喆,但一家人还是喜欢叫他福娃。他摸摸福娃的脸:“你听着,如果爸爸有事,你要坚强。”

    林喆很无奈,感觉到父亲的反常。妈妈说:爸爸看起来很强大,但其实有时候胆子很小。而且,他有一个缺点,就是非常的“怕死”。

    “爹地,先看了报告再说好吗?”

    “不……”他有点害怕,想坚强一点不让儿子看到他的脆弱。他不是怕死,不是怕孤零零的去到另一个世界。

    人死如灯灭,再苦再痛都无法感知和承受。他怕的是:要无奈的早早的抛弃她们……让她们在没有他的岁月里日复一日。

    他答应了要守护她们一辈子,他是那么的害怕自己会爽约。

    “你是林家的男人,即使再小,也是个男人。将来,要代替爹地保护妈妈,爱护妹妹,尊敬奶奶,要学习管理飞翔集团……”他动情的咬了咬唇:“爹地从小对你特别严厉,不是因为不疼爱你。是因为,你是男人,不能娇惯……其实爹地心里最疼你,最舍不得你……”

    林喆一下子泪如泉涌,他就奇怪了,为什么爹地看起来最不喜欢自己啊?为什么长子嫡孙却常常被打得最惨啊?原来,原来……

    一下子就被感动了:“爹地啊……”

    两父子抱在一起嚎,里间的陈主任听到哭声走出来:“你们两父子,这是在干什么?”

    林喆:“陈主任,你要救救我爸爸,我爸爸是好人,你要救救他……”

    陈主任望着林翔:“你这儿子倒是真有孝心。”把一张报告扔给他:“自己看报告,真是的,我看你能活活被吓死!”

    林翔和林喆如释重负的拿了几片止咳药便回家了。一路上,林翔不忘叮嘱儿子:“福娃,今天的事情绝对不能告诉你妈妈。”

    好吧,这是秘密。

    但林家的秘密向来最守不住。到了晚上,小公主很惋惜的走过来,拍拍林翔的头:“唉,爹地啊……你今天为什么不叫上我呢?我也想看看,爹地哭鼻子啊……”

    林翔气得喷火,想找林喆出来揍他一顿,偏偏这小子今晚要去同学家里过夜,哈哈,避风头去了。

    被小公主取笑的大男人回到房间,只见老婆躺在床上,有气无力的。他过去帮她按了按,正想问一问。

    却听得她幽幽的叹气:“唉,这年头,男人靠得住,母猪都会上树啊!”

    他额头冒汗,小心作答:“夫人,此话何解?”

    “嫁了某人13年了,到头来,连去个医院,吃粒药都被人瞒着,你说,做人老婆,做成这地步,还有啥意思?有啥意思?”

    “哦?”林翔现在只有一个想法,把林喆这个无间道揪出来吊到树顶上打。

    “我既然与你共富贵了这么久,你就认为我不能和你共患难么?”

    “我只是不想你担心。”

    “那你就要一个人扛住?”她盯他,眼泪汪汪的:“哼,我不准,你比我先死。”

    这个,他倒是保证不了。尽量吧!

    “喂……”她凶他:“你听不听老婆的话?”

    “……听,我听,但是……”

    “听就行了,我们出去打拳吧!”

    ……

    强身健体,才可保家卫国。

    事实再一次证明,算命的,都是骗钱的。

    从前,何叶被招贵耍了,10多年后,又被另一个“高人”耍了。

    但越是这样,越是感激天意:丑的不灵,好的全灵验了……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回书页]  [下一章](快捷键→)